肾宝和救心丸

楼诚肾宝好
爱我你就亲亲我壁|д•´)

【谭赵】总裁蜀黍再爱我一次 6

走肾二人组 谭赵/附赠凌李小甜饼

“你想吃啥?”

 

“饺子”

 

“饺子?那好办,我们医院后面小吃街的饺子一绝!”

 

一路奔驰,车子最后停在了一个巷子口。谭宗明抱着儿子跟在赵启平后面,走进了巷口第二家小店,店面很小,只摆得下两张桌子,也没有任何牌头,就在门口挂个牌子,用红油漆刷着两个大字:饺子。

 

赵启平熟门熟路的进去,“阿拉平平来了啊。”小店老板是一对老夫妻,听口音像东北人,却用上海话叫着赵启平小名,谭宗明没忍住笑了出来,换来一颗白眼。“带朋友来的啊,今天又这么晚啊,上手术了吧,等着啊,我让去给你包饺子,让你大叔先给你们盛碗汤喝口啊。”

老太太说着就朝厨房走。

 

“大姨,我吃过了,他没吃,你包一份就行。”

 

“啊,那你问问你朋友想吃啥馅的,今天你大叔剁的是酸菜,酸菜猪肉的成不?”

 

赵启平转头看看谭宗明,“嗯,都行,我不挑食。”

 

“大姨,都成。”

 

两个一米八的大男人坐在小店里,显得很局促。大叔端来两碗饺子汤,上面飘着几个韭菜段,勾起了谭宗明胃里的馋虫。“喏,把你儿子给我,我替你抱着,你先吃吧。”

 

一碗饺子汤下肚,谭宗明觉得浑身都舒爽了。这时候一大盘饺子端上了桌,开始还是两三口一个,到后面就是一口一个,吃的畅快淋漓,一抬头,对面两双圆溜溜的眼睛望着他,盘子里的饺子。

 

谭宗明把盘子朝前推了推,“你也吃吧。”

 

小家伙看着两人一人一口,“嗷哦”表示了不满。

 

这顿饺子在赵启平坚决要给钱和老夫妻坚决不收钱,谭宗明扔下了一百块抱着儿子拉起赵启平就跑后结束了。

 

“你怎么知道这家店的?”午后的小吃街过了最鼎沸的时候,很多铺子半关着门,阳光透过郁郁葱葱的旁道树留下斑驳的光点,两个人慢悠悠的晃着,道旁的一只老狗,抬下眼皮看了他们一眼,晃了晃尾巴,又睡了过去,时间在这一刻仿佛被拉得很长。

 

“他们的儿子是我第一个病人。”赵启平抬起头眯着眼看天空,一朵胖胖的云飘了过去,“最后癌细胞转移了。”

 

谭宗明看着眼前的赵启平,觉得既熟悉又陌生。这一刻他感受到了医生身上那种责任与大爱,嗯,空气里还有些爱情的味道。

 

“谭宗明,我突然想到,你儿子可以叫酸菜,老谭酸菜,盒盒盒盒盒盒盒。”

 

“是不是还需要牛肉面。”谭宗明觉得刚才闻到爱情味道的自己像个傻逼。

 

“酸菜,小酸菜”赵启平接过毛团子举高高。突然,从天而降一股水流,赵启平脸绿了。

 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平平干的棒!”

 

顺理成章,谭氏父子坐在了某人的沙发上,罪魁祸首蹲在茶几边美滋滋的喝水。看到赵启平裹着浴袍浑身湿淋淋的走出浴室时,谭宗明听到了自己咽口水的声音。

 

“我家只有啤酒和矿泉水,你要哪个?”

 

“矿泉水吧。”谭宗明站起身,走到餐桌旁接过水。

 

斜靠在餐桌旁的赵启平在喝水,喉结随着吞咽上下滑动,头发上的水滴顺着脖颈的曲线隐入浴袍中,谭宗明有些紧张,打开水瓶灌了一大口。

 

下一秒,他就站在了赵启平的面前,两臂撑着桌子,鼻子贴着鼻子,“小赵医生,我心脏不太好,给看吗?”

 

“不好意思,我是骨科大夫,不过我倒是觉得谭总腰不太好。”谭宗明感觉到一条长腿盘上了自己的腰。

 

“腰好不好你试试不就知道了?”

 

从餐厅到卧室,浴袍,衬衫,皮带,西裤,谭宗明才发现浴袍下面是光着的。“小妖精!”

 

撕咬,翻滚,喘息,一切蓄势待发,就要提枪上阵时,床下传来一声“嗷哦,汪汪。”两人探头向下看,毛团子不知怎么卷进了衬衫里,半爬半滚进来找爸爸,衬衫里湿漉漉的大眼睛写着无辜。

 

谭粑粑无力的趴在床边,儿子,你爹经不起吓。把毛团子拎回客厅,给它找了俩抱枕玩,谭宗明回到卧室,锁了门。

 

一回头,床上那人裹着被子,露出圆圆的眼睛,“daddy,我要。”

谭粑粑的傻儿子

酸菜:你才傻!你全家都傻!汪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赶在最后写完了!我还是日更的小天使对不对!

能不能开车真不保证,毕竟被酸菜吓。。了

酸菜:呸!这锅不背不背!

昨天哪个小天使问会不会叫daddy的呢?看!叫了!

评论 ( 9 )
热度 ( 64 )

© 肾宝和救心丸 | Powered by LOFTER